初中语文
网站首页
学科首页
活动通知
活动剪影
教研纪实
论文案例
资源共享
心语心悟
别样风光
青语沙龙
外网消息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学科导航 >> 初中教研 >> 初中语文 >> 论文案例
交流论文:脂粉英雄王熙凤
发布时间: 2014-09-19 作者: zxe 点击数: 1191 保护视力色: 【字体:

       脂粉英雄王熙凤

         李兴贵中学 黄瑾

关键词:红楼梦  王熙凤  绝顶聪明  手段厉害  有权无势  临时性、雇佣性的心态  诙谐、富有情趣  通情达理  女性意识  独立人格  母爱光辉

 

《红楼梦》是中国最具文学成就的古典巨著,是中国古典文学创作的巅峰之作,也是全人类的文化瑰宝。淸代乾嘉以后即有“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是枉然”(《草珠一串•京都竹枝词》)的说法。《红楼梦》诞生至今,研究者甚多,而且形成了专门研究《红楼梦》的“红学”。世界上以一部小说的研究成为一门专门的学问而长盛不衰,这在世界文学史上是很罕见的。全世界都承认“红学”这门学问,这是“红学”很特殊的地方,是中外小说都没有的。《红楼梦》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在研究和评论《红楼梦》的人物当中,除了贾宝玉、林黛玉,王熙凤是被关注最多的一个人物。很多红学家和红学研究者都对这个人物情有独钟,毕竟她是《红楼梦》当中塑造得最成功的人物之一,而且是最生动、最真实、最复杂、最鲜活的一个艺术形象。周思源就曾说过:“王熙凤这个人物之所以这么经得起琢磨,值得咱们的大美学家王朝闻先生为她写—本厚厚的专著《王熙凤论》是因为这个人身上有很多你一时半会说不清的东西,她是把许多各种各样的色彩,各种各样的成分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成了一个非常丰富多彩的艺术典型。”(1

对于王熙凤的性格分析,很多红学家和红学研究者都有相当精辟的见解。周汝昌认为, 《红楼梦》中有两个主角,男的是贾宝玉,女的是王熙凤,是《红楼梦》中的大主角。说她 办事果断、心高胆大,干练、有才能。并认为她是曹雪芹后半部《红楼梦》主耍描写的角色, 与前半部的贾宝玉,可称为“双峰并举”。王昆仑认为她贪权、好利、精明强干、泼辣狠毒、 贪污、残忍、自持、狡诈。陈继征说她美丽、聪明能干、足智多谋、狠毒、贪楚,是“罪恶 的天才”。周思源把她概括成五辣俱全,既“香辣、麻辣、泼辣、酸辣、毒辣”,说她“不仅 能干,而且具有一些在当时广大女性当中所缺乏的女性意识和独立人格”。(2)

探讨一个文学形象,每人会因各自的阅历和人生观不同,见解也会不同,见仁见智,这都无可厚非。鲁迅先生就曾说过,《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3)

今天我谈王熙凤,不奢望文章能有新意,给人清新之感。但只是多年来阅读《红楼梦》,甚觉越读越有味。每读一遍,都有新的滋味。对于王熙凤的形象,我对以上几位红学家的分 析除赞同外,也有些微不同的看法。

                                

在贾氏家族的荣、宁两府中,王熙凤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王熙凤出生在所谓“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豪门贵族之家,王家和贾家世代姻亲,王熙凤和姑妈王夫人一同嫁到贾家。王熙凤之所以能在贾府掌权,做贾府的管家奶奶,除了本身具备聪明和才能外,应该和她的出身有很大关系。贾府不是没有人才,第五十五冋里,凤姐因“小月”一时不能理事,便由王夫人亲自主理家政,其时就选用了“精细处不让凤姐”的探春充当主要助手,李纨和薛宝钗一起协理。贾府的重孙媳妇秦可卿,被贾母称为“是个极妥当的人”,而且秦氏在贾府中口碑甚好,从她死后托梦凤姐所表现的“忧患意识”来看,倘若秦氏不是出生“寒门”,倘若秦氏不是英年早逝,主理宁府并非没有可能。所以论起来,探春、秦可卿、薛宝钗都是有能耐管理贾府的。可是,探春是个未出闺阁的青年小姐(将来要成为别人 家的人),薛宝钗也是个未出闺阁的青年小姐,而且还是客卿。家里有有能力管事的孙媳妇在,自然不会叫未出闺阁的青年小姐管事。而秦可卿是宁府的,虽说贾母也挺看重她的,不过既然荣府这边有个王熙凤,自然不会叫她过这边来管事。另外,在王熙凤管亊之前,是王夫人主理贾府的家政大事。王夫人在贾府是实力派人物,既掌权又会做人,上上下下深得人心。连“原不是一家子,不过因出一姓,偶然连了宗的”亲戚刘姥姥,都对她印象甚好,说“他们家的二小姐着实响快,会待人,倒不拿大。”而王熙凤又是这样一个深得人心的实力派的侄女,同样出身王家,幼时又被当作男孩子教养,比普通闺秀更广泛接触市面,见多识广,具有处人处事的才能,这些自然会得到贾母的另眼相看。所以王熙凤能接管贾府亊物,和这些内在原因不无关联。“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这一章是最充分集中表现王熙凤理家的 才干、出色的组织管理才能。协理宁国府办理秦可卿的丧事,“筹理得十分的整肃,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对王熙凤的聪明能干是一致肯定的。但是,历来对她在毒设相思局、弄权铁槛寺、克扣月钱放高利贷、害死尤二姐、在宝黛的婚姻大事上使用调包计等这些事上,都 认为她太过狠毒残忍,人们恨她也多半是因为王熙凤在处理这些事情上的手段太过毒辣。在宝黛的婚姻大事上使用调包计因是八十回后高鹗续书中出现的情节,曹雪芹的原意究竟是不是这样,现在还有分歧,这件事暂且不论。那么王熙凤是否只是这样一个贪婪、狠毒,害死人命不择手段的蛇蝎毒妇呢?她除了聪明能干之外,就一无是处了吗?其实她也和谐、富有情趣,有时又通情达理。她身上具有的女性意识和独立人格,是当时的广大女性所缺乏的。另外还有一点,很多人都没有提及的,那就是她作为一个母亲,对于女儿巧姐的关爱,这是于细微处不可遗漏的。所以说对于王熙凤,你不能用三言两语就断定她是好人还是坏人。她是一个立体的、真实的人。

                               

先说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这件事情的原由,是从宁府排家宴庆寿辰时贾瑞见到王熙凤后引起的。贾瑞乍一出现就把王熙凤吓了一跳,“凤姐儿正自看园中景致,一步步行来赞赏。猛然从假山石后走过一个人来,向前对凤姐儿说道:“请嫂子安。”凤姐儿猛然见了,将身子 往后一退。”这一小段中有两个猛然。贾瑞的猛然出现,是不怀好意的,一个年青的纨绔公子哥儿,此时不在喝酒听戏,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 席,在这个淸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么?”一个“偷” 字,很明白的可以看出.他对这次“有缘的相遇”己经策划良久,在此地也等待已久,并不是“在这个清净地方略散一散”,而是心怀鬼胎。而王熙凤正看园中景致出神,冷不丁看到他出现,吓了一跳。王熙凤的“猛然见了”,是想不到会如此.感觉意外。接下去贾瑞就开始用挑逗性的语言来勾引王熙凤.“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睹不住的觑着风姐儿。”凤姐对他猜透了八九分,假意迎合他,暗中己骂他禽兽。等到凤姐离开宁府上车去的时候,贾瑞还“犹不时拿眼睛觑着凤姐儿。”

可见这件事情一开头,是贾瑞先起的坏心,是他主动挑起“相思局”事件。自从在宁府见过凤姐之后,他就开始往荣府来了。“贾瑞到荣府来了几次,偏都遇见凤姐往宁府那边去了。”连平儿都奇怪,“这瑞大爷是因什么只管来? ”如果贾瑞只是在宁府那一次,我想事情也就完了,他也不会死的这么惨。试想王熙凤,每天要管理荣府的家政火亊,“虽事不多, 一天也有一二十件”,哪里还会老记着这件事呢?可偏偏这个贾瑞淫心不死,一步步跟着上来。很多人认为,象贾瑞这样的纨绔公子哥儿,又年轻,见到王熙凤这么恍若神仙妃子的少妇,起这个心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王熙凤手段太过毒辣。周思源认为,贾瑞当时第一次在半道上截住王熙凤的时候,没有太出格的言行,他是试探,而王熙凤是有意挑逗。(4)我对这种看法并不认同。王熙凤是何等聪明的人啊,贾瑞这样轻薄,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吕启祥说“按照封建道德伦理来讲的话,贾瑞这样做是很不好的,而且王熙凤认为是冒犯了她”,(5)这是在理的。有人认为王熙凤一幵始就想贾瑞死,“他如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单从这句话就下这样的结论,未免太偏颇了。连平儿听了凤姐告诉她遇见贾瑞的光景,都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人伦的混帐东西,起这个念头,叫他不得好死!”。这是人在气急之中随口说的,倒不是真的要治死他。本来贾瑞起不好的念头在先,是他自己太过分。而后来王熙凤设这个计策也是要寻计令其改过,希望他重新做人,给他出路,倒不是要治死他,她是想一个办法,让那个不知人伦的畜生知错,出发点还是好的。贾瑞给冻了一夜,又遭他祖父代儒三四十板苦打,“且饿着肚子跪在风地里念文章,其苦万状。”若此时能回头,也就罢了。偏偏“贾瑞前心犹是未改”,还要去寻凤姐,结果被贾蓉贾蔷两个浇了一桶尿粪,又冻又病。回家后仍旧淫心未改,结果一命呜呼!

这件事的计策是凤姐想出来的,她的目的是想教训他一下,希望他能改过。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又被贾蓉贾蔷两个给添油加醋,倒并不是凤姐有意把他给谋害死的。贾瑞的死, 是各种因素都凑在一起的结果。王熙凤负有责任,贾蓉贾蔷也负有责任,而贾瑞更是咎由自 取。谁叫他碰上了一个不光是相貌漂亮,而且是头脑绝顶聪明、手段厉害的不得了的女人呢?

                                    

弄权铁槛寺,是和净虚老尼分不开的。这事一开始,王熙凤是回绝了净虚的——凤姐听了笑到:“这事倒不大,只是太太再不管这样的事。”老尼道:“太太不管,奶奶也可以主张了。”凤姐听说笑道:“我也不等银子使,也不做这样的事。”可是这净虚老尼真真可恨,还要拿话激凤姐,“虽如此说,张家己知我来求府里,如今不管这事,张家不知道没工夫管这事,不稀罕他的谢礼,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的一般。”这下果然把王熙凤要强的心给激起来了,结果入了老尼设的套。净虚老尼为什么会揽这样的事呢?按说出家人六根清静。原文中有这样的话——老尼道:“阿弥陀佛!只因当日我先在长安县内善才庵出家的时节。那时有个施主姓张,是大财主。”可见这个张施主当时在善才庵没少花钱,而这个净虚老尼也并非六根清净之人。这件事的结果变成凤姐得贿三千两,张家的女儿和守备的儿子双双自尽。再想想这个净虚老尼,她来托这件事会没有好处吗?而且她还不用背杀头罪名,可见是个奸尼。从她的名字来看,曹雪芹给她取名净虚,就有些原故,净虚净虚,“净”只是虚的而己。

就像如今的行贿者和受贿者一样,你有好处别人才来贿赂你。都说受贿者贪得无厌,太可恨,其实行贿者更可恨。王熙凤一开始就说了,这事倒不大,只是不做这样的事。这和毒设相思局的事一样,她都不是主动者。只是事情发展到后来这样,到并不是她希望那样的, 说她有责任,恐怕一半责任不在她。

尤二姐是王熙凤的老公贾琏在国孝家孝之中偷娶回来的,这件事是瞒着王熙凤干的。贾琏这个纨绔公子哥儿是个沾花惹草之辈,这个王熙凤早就知道,所以提防他跟防贼似的。万万没有想到,贾琏竟背着她偷娶了尤二姐,而且购置的房子就在离贾府不远的小花枝巷内。 当她从小廝兴儿口中得知后,回首就对平儿说到:“咱们都是死人哪。你听听!”这强烈地剌 痛了她的神经。王熙凤于是决定要对付尤二姐,这在封建社会是可以理解的。王夫人和邢夫 人是各房的,还要争权夺利明争暗斗呢!何况现在是一房之中,王熙凤又是这样一个超级精 明泼辣之人,她怎么会不为自己考虑呢?她考虑到自己没有儿子,而且因为疾病,生养的希 望很小。如果尤二姐将来生了儿子,就会对自己构成危险。这是封建社会家族内部矛盾,就 连林黛玉也说过:“自古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王熙凤要压倒尤二姐这是 肯定的,既然已经做了二房夫人,退也退不回去了,就只有想办法压制她了。如果尤二姐也 是个王熙凤一样的人,那谁压倒谁就说不定了:也或者尤二姐似秋桐一样,那也可能是另外 一种结局。偏偏这尤二姐是个花为肠肚雪作肌肤之人,所以王熙凤才能借着秋桐这个阿物, 用狠毒的“借剑杀人”之法。而尤二姐受了一个月的暗气便得病了,最后吞下生金子自尽了。

克扣月钱放高利贷,是揭露王熙凤贪婪的一面。王熙凤是荣国府这个封建大家族的当权者,她靠着自己手中的特权,凭着自己的才智和灵活的手腕,欺上瞒下,挪用她经手的银钱放债,剥削着全家的利益。她总揽贾府家务,最看得清这一大家族的种种矛盾和危机。连秦可卿向她托梦时都指出这个大家族的危机,“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日后,终非长策。”要她及早回头,“趁今日富贵”,留有退路。可是她认为那些公众的事不比眼前自己的利益来的重要,只是拼着一人的精力曰夜辛劳,使得这个大家族得到暂时的存在,自己能够支配和剥削。王熙凤之所以没有照着秦可卿的话去做,其实与她在贾府所处的实际身份地位有大关联。她虽然最有实权最能管事,可是有权无势。她不处在宝塔式的封建家族体制的顶端,贾母、贾赦、贾政、邢夫人、王夫人,甚至她的老公贾琏,从理论上说都是她的上司。权与势的分离使她不可能做更长远的考虑, 不可能对家族真正负责,她对自己的命运也掌握不住。因为她领教过这种滋味,一旦发生非 常事件——如绣春囊事件,她就成为王夫人的审查对象,甚至可以降为“跟班”。所以她才会有临时性、雇佣性的心态,能捞一把是一把。这正是行将没落的统治阶级中的当权派的悲 哀,挣扎撑持于一时,而不作长远的打算,到最后只能跟着反动统治阶级的崩溃而走向灭亡。 王熙凤聪明一世,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王熙凤性格中也有诙谐、富有情趣的一面,有时也通情达理。她那诙谐、插科打诨的本事,在她的言语中时时冒出来。当然这主要是为了讨贾母的欢心,博取她的宠爱,以便更加稳固自己管家奶奶的地位。第29回凤姐和张道士开玩笑,使得贾母神淸气朗,笑逐颜开,

“猴儿,猴儿”地夸她。第46回,贾赦要讨鸳鸯做妾,贸母为此大为生气,众人都吓得战战兢兢,不改言语。唯有凤姐道:“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的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亏是孙子媳妇,若是孙子,我早要了,还等到这会子呢。”奉承得老太太不知云里雾里,盛怒之中居然又被她给逗乐了。第47回,也是为了贾赦讨鸳鸯做妾的事,为了平息贾母的怒火,凤姐在斗牌时故意输钱,又故意抵赖,让贾母笑的手里的牌撒了一桌子,推着鸳鸯,叫:“快撕她的嘴!”开心的不得了。书中诸如此类的事还有很多,不胜枚举。王熙凤就是这样,凭着少有的口才,博取了贾母的欢心和宠爱。

如果说在贾母跟前凑趣制造热闹,是为了讨好老太太。在平时生活中,这位富有才智的少妇顺口而出的动人的说笑,也常常陴得老少尊卑的喜悦。她对宝玉及众姊妹并不伤害,还尽可能满足他们的需耍。姊妹们要开诗社,她就依着他们,拿出五十两银子给他们做东道。 她缺乏文化教养,不会吟诗联句、行酒令打灯谜,但她也会及时凑趣。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

即景诗中,她居然也来了一句著名的开篇“一夜北风紧”,众人都夸她“这正是会作诗的起

法。不但好,而且留了多少地步与后人。”博得那么多诗仙诗翁的肯定,自然非常开心。她心灵口利,常常谈笑风生。丫髮婆子哪个不怕她?可是一听到琏二奶奶要讲故事说笑话了, 都会挤得满满地来听。第五十四回,元宵节玩击鼓传梅,凤姐提议谁输了就说个笑话,众人 都知她素日巷说笑话,肚内有无限的新鲜趣谈,不但在席的诸人喜欢,连地下服侍的老小人 等无不喜欢,那小丫头们都忙出去,找姐唤妹的告诉他们:“快来听,二奶奶又说笑话儿了。” 众丫头们便挤了一屋子。偶然她因病或因故“缺席”,大家就会感到很寂寞。确实,王熙凤口才出众,周瑞家的就曾对刘姥姥说过,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她不过。

众所周知,王熙凤对她那个有些左性的婆婆邢夫人,向来是排斥和蔑视的。第49回,邢夫人的侄女邢岫烟来到贾府,贾母将她留下。邢夫人便将岫烟交与凤姐。凤姐原想着,“园 中姊妹多,性情不一,且又不便另设一处,莫若送到迎春一处去,倘日后邢岫烟有些不遂意 的事,纵然邢夫人知道了,与自己无干。”她照迎春的分例送一分与岫烟,又冷眼观看邢岫烟的心性为人,竟不象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却是个温厚可疼的人。凤姐可怜她家贫命苦, 竟比别的姊妹多疼她些。本来王熙凤是极讨厌她的婆婆邢夫人的,恨屋及乌,也应该很讨厌 她的亲戚,极力排斥才对。可是恰恰相反。从这一点上看,王熙凤倒是很通情达理的,以事 论事,因人而异。

                        

王熙凤除了聪明能干之外,在她身上,还有一种在当时广大女性当中所缺乏的女性意识和独立人格。她身上有种表现欲,她非常想展示自己的才华,希望有一个舞台能让她展现才能。作为女性,尤其是在过去那个时代,有这样的心态是比较稀罕的,难怪秦可卿说她是脂粉队里的英雄,就这一点她就与众不同。

协理宁国府就是她想展才的一次表现。她受命于混乱之际,贾宝玉在贾珍面前推荐了 她,贾珍来求王夫人。王夫人心里拿不准,怕她未经过丧事,若料理不清.惹人耻笑。还悄悄地、轻轻地问她“你可能么? ”其实她心里早就应允了,就等着王夫人点头呢!她非常想揽这件事。“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服,巴不得遇见这事”,希望通过这个大舞台来展现她的治理才能。她回答王夫人:“有什么不能的”,讲的多么自信!这点是很不容易的,一般女性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是讲不出来的。象林黛玉、薛宝钗,她们倒是有才干,但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不会讲,因为不符合道德规范.女人不应该如此露才扬己。同样具有才干,能与王熙凤相媲美的三小姐探春,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也不会讲。因为邢夫人、 夫人、贾珍同时在场,她毕竟还是未出闺阁的小姐,如果是王夫人叫她做,她倒是会答应 的,但她绝不会象王熙凤那样主动揽事。而王熙风却希望自己能有像男人那样得以表现自己 才干、施展才能的机会,所以她才会如此积极。还有,当贾珍为了这件事走进来时,“唬的众婆娘唿的一声,往后藏之不迭,独凤姐款款站了起来。”那些女的听说贾珍进来都忙不迭地藏起来,因为不能见到年轻的男主人,可是王熙凤不仅没躲,而且还款款大方地站起来。她的这种意识在当时的女性身上是没有的,从这点上看,王熙凤就很不简单。

其实弄权铁槛寺这件事也是王熙凤想展才的一种表现,她的目的未必是为那三千两银 子,最主要是要让那个净虚老尼知道她有这个手段,有这个本事,这是她争强好胜的个性使 然。对于尤二姐的事,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王熙凤的意识倒是超前了,那个时候哪个男 人不是三妻四妾,可王熙凤偏偏喜欢自己的老公只有她一个女人,连屋里人平儿她也不让老 公多碰一下,放着只不过是摆样子给人看罢了。下人在背地里说她是醋坛子老婆,连贾母和 夫人也担心她名声不雅,怕别人说她不够贤惠。所以当她领着尤二姐进大观园时,大家都 认为她很好,很贤惠。其实那个时候她己经没有办法,这样做是不得已而为之。让尤二姐做 二房,在很多人看来很应该,因为凤姐总不能生养,为了子嗣考虑,这样做非常好。可是王 熙凤这样做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她还是要想办法对付尤二姐,她是绝对不想和另外一个女 子共同分享自己的丈夫,而且这里面还有其他的问题(地位问题:东风压倒西风、西风压倒 东风问题),以她的精明,各方面都会考虑到,那时候的女子都认为贤良的名声比一切都重 要,邢夫人为了贤良的名声,自己去贾母那儿给贾赦讨鸳鸯做妾;尤氏为了贤良的名声,由 着贾珍贾蓉调唆着贾琏在国孝家孝之中偷娶尤二姐:李纨为了贤良的名声,年轻轻的守寡。 可是王熙凤却宁肯被人背地里骂她不贤良,是醋坛子老婆,也不要老公三妻四妾。她的这种 意识,是当时的其他女性所没有的,这也是需要一定的胆魄的。据我看来,王熙凤倒是那个 时代最想提倡一夫一妻制的女人了。

                        

当然,象王熙凤这样精明强悍,“霸王似的一个人”,也有她的软肋,那就是她“命中无子”,只有一个女儿。但王熙凤对唯一的女儿,却是充满关爱的。书中最早提到王熙凤的女儿,是第6回。第一次出场,就和刘姥姥联系在一起,借着刘姥姥的眼睛嘴巴提到大姐儿, 可见和刘姥姥渊源颇深。在前八十回中,写王熙凤的女儿巧姐的章节很少,提到的仅仅只有 六章。巧姐是金陵十二钗中的正册人物,曹雪芹对他的十二钗正册人物,每人都有至少一部 的独立篇章,唯独对于巧姐在前八十回没有。《红楼梦》是曹雪芹的未完之作,想来在后面会有浓墨重彩的描写。那么从前八十回中提到的这六章来看,四章基本上是带过的,仅仅提 到而已。第6回中提到巧姐在家中的住所,“东边这间屋,乃是贾琏的女儿大姐儿睡觉之所。” 7回中周瑞家的送花给凤姐,提到奶子正拍着大姐儿睡觉。第29回凤姐和张道士说话,提到没有给她的女儿去换寄名符。第41回中说到大姐儿和板儿互换佛手、柚子玩。与这四回相比,第2丨回和第42回是前八十回中描写巧姐比较多的两回。

21回写到凤姐之女大姐出花儿。风姐从大夫诊断后就忙开了,“凤姐听了,登时忙将起一面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一面传与家人忌煎炒等物,一面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一面又拿大红尺头与奶子丫头亲近人等裁衣,外面又打扫净室,款留两个医生,轮流斟酌诊脉下药,十二日不放家去。”这四个“一面”,写出了王熙凤确实非常能干,色色想到。而对于她的老公,王熙凤是再淸楚不过了,知道他离了自己便耍寻亊。连平儿也说贾琏:“你行动便有个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她了。”可是王熙凤为了女儿,也不管贾琏寻不寻事了。她让贾琏搬出外书房来斋成,自己与平儿都随着王夫人日日供奉娘娘,直到大姐毒尽癍回,十二日后送了娘娘,贾琏才又搬进卧室。试想王熙凤如果不是为了女儿着想,后来就不会有多姑娘的亊了,可见女儿在她心中的地位。第42回也是写凤姐之女很重要的一回。刘姥姥逛完大观园后要回家了,来辞谢凤姐。凤姐就告诉她,老太太被风吹病了,大姐也着凉发热呢。刘姥姥到底是有年纪的人,经历的多,她就提示凤姐,叫她瞧瞧祟书本子,恐怕撞客着了。当彩明念出《玉匣记》中写着“八月二十五日,病者在东南方得遇花神”时凤姐就笑道,果然不错。于是就按着《玉匣记》中的方法,命人请两分纸钱来,着两个人,一个与贾母送祟,一个与大姐送祟,之后大姐果然安稳睡了。王熙凤就很相信刘姥姥了,对刘姥姥说,我这大姐时常肯病,也不知什么原故。刘姥姥仔细地给她分析,凤姐认为刘姥姥说的都有理。本来凤姐是看不起刘姥姥的,这从第一次刘姥姥进贾府时凤姐对她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但从刘姥姥逛了园子及她的女儿遇花神,经刘姥姥指点之后,就对她刮目相看了,所以想到请她给女儿起名字。刘姥姥用‘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给她的女儿取名巧姐,还说日后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样,逢凶化吉。凤姐又是欢喜,又是道谢,马上吩咐平儿打点送姥姥的东西。这里凤姐对刘姥姥的态度和第一次相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因为刘姥姥现在是“有功之臣”,而且凤姐觉得这个乡下老太太确实挺有本事的,—则她取乐了贾母,二则帮到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刘姥姥现在的身价竟是“不可同日而语”, 连女儿取名字都托给刘姥姥,可见对她的信任。刘姥姥走时又送了她好多银两和物品。也就 因为这样一次偶然的周济,使她女儿日后的命运得以改变。

在写巧姐篇幅最多的两回(21回和42回),写的都是巧姐生病,王熙凤也说自己的女儿“时常肯病”,很为女儿操心。她家务事繁忙,平时和女儿在一起的时间自然少,孩子都是由奶妈和丫头带着,但是她的心里是记挂着女儿的。第29回在清虚观看戏,.那么多人,那么热闹的场面,玩笑之间她也没忘了女儿的寄名符。她请刘姥姥这个乡下老太太给女儿取名字,一则为的是借她的寿,二则庄家人贫苦,贫苦人起个名字,压得住。她倒是为女儿想的很周到。《红楼梦》里的谶语和曲子都预示着巧姐将来的命运:劫后余生,逢凶化吉,并在乡村过着耕织纺布的生活。这里刘姥姥起了关键作用,是她拯救了巧姐。因为王熙凤周济过刘姥姥的原故,所以当巧姐日后被狼舅奸兄陷害时,亏得刘姥姥知恩图报,把她从火坑中救出来,得以重见天日。这也是王熙凤积得阴功,为女儿留有余庆。

所以说对于王熙凤,你看到她狠毒、残忍,不择手段的一面,惹得众人恨,她的诙谐幽默、富有情趣、通情达理的一面,讨得人们喜欢。她身上的女性意识和独立人格,是当时广大女性当中所普遍缺乏的,应该给予肯定。在她身上还闪耀着母爱的光辉,甚少有人提及。 她让人既爱又恨——爱她的聪明才干,恨她的毒辣手段。她虽不识字,却是个女中豪杰。她 

是贾府的顶梁柱,在复杂的环境中支撑着贾府这个即将倾倒的“大厦”,但她又是贾府的蛀虫,是这个大家庭中弄权营利的首脑。她集美貌聪明泼辣狠毒于一身,活跃在万目睽睽的舞 台之上。这么多年来之所以很多人喜欢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人物高度的真实性。她是 那么的生龙活虎、活灵活现,经得起推敲,经得起琢磨。这就是曹雪芹伟大的地方,鲁迅先 生也说过,《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的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并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 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6)

 

 

 

 

 

 

 

 

注释

文中引用未注明出处的部分,均摘自《红楼梦》(程乙本)一书。

 

 

百家讲坛:是是非非王熙凤         周思源、吕启祥、丁维忠

百家讲坛:是是非非王熙凤         周思源、吕启祥、丁维忠

《集外籍·〈绛洞花主〉小引》    《鲁迅全集》第七卷419

百家讲坛:是是非非王熙凤         周思源、吕启祥、丁维忠

百家讲坛:是是非非王熙凤         周思源、吕启祥、丁维忠

《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          《鲁迅全集》第八卷350

 

 

参考文献

 


                

  1、《红楼梦》(程乙本)       曹雪芹  高鹗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10

2、红楼艺术          周汝昌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9

            3、俞平伯说红楼梦     俞平伯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12

4、红楼梦创作方法论  周思源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1998.12

5、红学耦耕集          梅节马力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1995.5

6、红楼梦小考                   陈诏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11

7、红学风雨              杜景华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2002.2

8、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                      浙江省广播局有线广播办公室    浙江人民广播电台编辑部 

浙江电视台        1974.10

9、百家讲坛:是是非非王熙凤          周思源、吕启祥、丁维忠

10、《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新校本

11、论王熙凤                         陈继征

12、《红楼梦》评论(第五章余论)                       1904年        王国维

13、论王熙凤                         王昆仑

14、《红楼梦》与中国古典小说传统                梅敬忠

15、漫谈《红楼梦》   北京大学   沈天佑        2002.11.8    选自中关村老年互助服务中心知识讲座

16、红楼之梦——浅谈红学研究史         刘建雄

浙ICP备12020745号 技术支持 宁波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9-2010 www.nbjys.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宁波市教育局教研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