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语文
网站首页
学科首页
活动通知
活动剪影
教研纪实
论文案例
资源共享
心语心悟
别样风光
青语沙龙
外网消息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学科导航 >> 初中教研 >> 初中语文 >> 心语心悟
白马湖畔醉春晖 ——记第九届初中语文特级教师带徒考察活动
发布时间: 2015-06-30 作者: zxe 点击数: 661 保护视力色: 【字体:

白马湖畔醉春晖

——记第九届初中语文特级教师带徒考察活动

北仑区芦江书院 谭伟强

早就听闻“北南开,南春晖”的美名,却始终难得一见。对于“白马湖”这个几乎所有语文教师都熟知的名字,我始终是“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在特级教师带徒活动临近尾声之际,在师傅们的倡议下,我们最后一次的带徒活动地点定在了白马湖畔的春晖中学,想必师傅们深谙我们未了的夙愿吧。

    早晨原定八点出发,但囿于要为因故未来的师姐打印材料,我们四人便先行离开了大队伍。几经波折,我们赶到春晖时已近十点,竟错过了与春晖学校老师的交流,很是遗憾。好在一路上随时都有师兄打来电话告知行踪,要找到大家应该不费力。可当真走进校门之后,我们犯了难。

尽管师兄一再告知进了校门往左走,可偌大的校园,我们该去往何处呢?有人提议,如此圣地,该好好游历一番。既然结论是“不必追”,我们索性独自赏玩起来。新校区的建筑颇具特色,它并未追寻所谓的“现代感”,仿佛整体的建筑风格仍保留着老照片上旧校址的风格。随目所及,处处可见的绿树草坪更是让我们这些小校园里来的孩子不由得惊呼“奢侈”。

不知穿过了多少楼宇绿地之后,我们终于走近了老校区。一字楼、曲院等一座座粉墙黛瓦的旧建筑里,不知曾走出过多少名人雅士。同伴们争着在刻有“高山仰止”的巨石前拍照,我却被背景里洋溢着民国旧风的仰山楼深深吸引。在那座当年唯一的教学楼里,不知有多少幸运儿得以追随大师们的脚步,在他们充满哲思的灵魂世界里疾驰行走。虽说重新修建后的楼宇难免失了些古风,但站在檐廊的石阶上,我仿佛仍能看到朱自清先生当年在楼前的泳池内学游泳的情景。不知如今已种满荷花的池内,是否还留有大师们当年遗落的愿景。

要找到北门当真不易,左右穿行,步出校门回望,斑纹纵横开裂的旧牌匾上赫然刻着几个字“春晖中学”,与新校区阔大正门上的大字“春晖中学校”大相径庭。也罢也罢,想当年,这座私立学堂创办时只有五十多个新生,而今作为省一级重点中学在校师生已愈3000多人,想来今时自然不同往日。

北门外便是春晖桥,字迹亦如校门的牌匾早已斑驳,我想必是不愿毁了“古迹”故不作修整。驻足桥上,白马湖已跃然眼前。我们几人争相合影,可总也找不到一个最合适的角度,以便把湖、桥与“春晖”一同留住。在我们争论如何取景的同时,殊不知我们早已成了他人镜中一景。

这时,不远处传来同伴们亲切的呼声,我们终于赶上大伙了。下桥向右前行,直奔弘一法师的“晚晴山房”。院门大开,只见小屋建于山腰,虽说重建比旧山房多了一间,但痕迹犹存。拾级而上,屋内简陋异常,很难想象,在这样的居室内,曾住过这样一位儒雅的文化名流。至今,毕业典礼上,孩子们仍不舍得传唱着他的《送别》,如同我们昨日交流时不舍的神情一样。法师皈依佛门的传奇身世本就是迷,而他又缘何来此地云游?恍惚间,望向屋外,当真想见了朱自清先生的描述:“湖在山的趾边,山在湖的唇边”。此情此景,难怪大师要取意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作山房名了,一切的谜团似乎又都在这春晖中迎刃而解了。

小房间最多的当属丰子恺的“小杨柳屋”了,我们打趣道,许是因为先生的家族成员多吧。步入屋内,摆设寥寥无几,唯独墙上的画作尤为醒目。想当年,丰子恺拜弘一法师为师,先生作画,法师注诗,就这样诞生了一册册《护生画集》。而先生为了履行对法师每十年一册的承诺,即使在文革中也没有放下过画笔,执著与重诺的品行至今令我们感动不已。屋内除了遍布先生的照片和琳琅满目的书画作品外,一架先生用过的钢琴最是引人注目。不知在那些寂静的傍晚,有同道作伴,先生用它弹奏出多少动人的乐曲。

最有趣的要算朱自清旧居了,入门抬头便见先生的画像。而画像下方不知谁人放了一只橘子,不由得让人想到了先生的《背影》一文。顽皮的同伴们便争相用这只橘子大做文章,看着他们乐此不疲的神情,不由得想到经亨颐先生春光迎得同心友,大好湖山诗画缘的句子。没想到我们这帮师徒聚在一起,一晃就已是三年了。想来,当年朱自清先生便也是在这里与同心友人一起度过了“一生中难得的惬意时光”吧,不然又怎么会留下“白马湖四友”的佳话。

由于太过流连忘返,等我们几人走到夏丏尊先生的平屋前,大门已紧闭,众人不禁遗憾连连。早前曾看到过先生和叶圣陶在平屋前的合影,谦谦君子,儒雅之风。如今来到平屋前,仿佛围墙高度早已不及当年了,可大师们执著的身影仿佛一如从前,在眼前挥之不去。想先生当年,从热闹的杭城搬至荒凉山脚下的平屋,湖畔是荒无一树,冬日里是彻夜的寒风狂吼,就连在无风的冬日里晒个太阳都要将桌凳搬来搬去;而现如今呢,平屋的门外是一株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树,然繁茂的枝叶仿佛细密的不透风,不禁猜想是哪位闻名而来的仰慕者为先生种下这株大树,好让他在寒冷的冬日里,少些难眠的苦恼。我们争着在那树下合影留念,仿佛那树是当年我们种下的一般。直到同伴们急呼着我们离去,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条小路。

我知道,大家离不开的不是这条小路。这三年来,上课、听课、评课、交流,我们和师傅们在一起度过了多少快乐的时光,可细细想来,又发觉一切都太过仓促,仓促到竟数不出多少相聚的日子。当我整理这三年来的相册,梳理这段难忘的记忆时,当真忆起春晖早期的毕业歌:“碧梧何荫郁,绿满庭宇,羽毛犹未丰。”我们这帮人是多盼望能在师傅们的羽翼下再多停驻几日,多盼望在这春晖恣意的白马湖畔再多逗留几分钟。

盼只盼能“清歌一曲”再聚首,叹只叹这“行色匆匆”不等人。


浙ICP备12020745号 技术支持 宁波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9-2010 www.nbjys.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宁波市教育局教研室